• <em id="o4mk7"><tr id="o4mk7"><u id="o4mk7"></u></tr></em>

  • <button id="o4mk7"><acronym id="o4mk7"><input id="o4mk7"></input></acronym></button>
    <dd id="o4mk7"></dd>

    <button id="o4mk7"><acronym id="o4mk7"></acronym></button>
    長江商報 > 軍信環保98%營收長期依賴兩客戶   IPO前突擊分紅過億擬募7億補流

    軍信環保98%營收長期依賴兩客戶   IPO前突擊分紅過億擬募7億補流

    2021-10-11 07:22:1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家族企業湖南軍信環保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軍信環保)正在沖擊創業板,但其披露的信息真實性、未來的成長性受到質疑。

    軍信環保主營業務為市政污泥處理、垃圾焚燒發電、滲瀝液(污水)處理和垃圾填埋。其于2018年在新三板掛牌,去年7月摘牌,轉而沖擊深交所創業板。

    本次IPO,軍信環保計劃募資24.53億元,其中,7.36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備受質疑的是,截至2020年底,公司有息負債達28.11億元,貨幣資金只有6.50億元,資金并不充足。而在去年6月,公司派發了現金紅利超過億元。

    軍信環保家族企業特征突出,戴道國家族控制了公司91.51%股份的表決權。

    客戶集中度偏高是軍信環保的又一大弊端。近幾年,長沙城管局及國網湖南電力公司為其貢獻了超過90%的營業收入,其中長沙城管局貢獻超過公司營業收入的一半,高度依賴大客戶明顯。

    資金短缺仍突擊分紅

    IPO之前,軍信環保進行大額現金分紅,被指責上市是奔著圈錢而來。

    軍信環保成立于2011年,2018年3月27日在新三板掛牌,2020年7月,終止掛牌,準備向深交所遞交在創業板上市的申請。

    讓人意外的是,在2020年6月30日,軍信環保實施了2019年度分紅方案,向股東派發現金紅利1.03億元。此前的2017年度、2018年度,軍信環保未實施現金分紅。

    大手筆現金分紅,軍信環保很富裕嗎?事實恰恰相反。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底,軍信環保賬面貨幣資金2.33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1.77億元、長期借款18.76億元,長短期債務合計為20.53億元。當年上半年,公司利息費用0.49億元。

    實施本次分紅前的2019年底,公司賬面貨幣資金6.10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1.87億元、長期借款17.63億元,財務狀況明顯好于去年上半年。

    到了2020年底,公司賬面貨幣資金為6.50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1.80億元、長期借款26.31億元,長短期債務合計為28.11億元,債務進一步攀升。

    與之對應的是,軍信環保資產負債率也在攀升。2019年底,公司資產負債率為62.15%,2020年底上升至64.36%,上升了2.21個百分點。

    經營性負債方面,截至2020年底,公司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為7.82億元,而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為1.86億元。而在2019年底,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為1.37億元,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為5.85億元,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增長明顯。

    值得一提的是,軍信環保身處資金密集型領域,且公司通過BOT模式進行項目開發運營,在建設前期需要企業墊付大量資金,后期技術研發也需要大量資金投入。因此,公司需要較多流動性。

    就是這樣的財務狀況,軍信環保仍然堅持大額現金分紅,且發生在IPO之前,市場質疑軍信環保上市是為了圈錢。

    事實是,根據招股書,本次IPO,軍信環保擬募資24.53億元,其中,長沙市污水處理廠污泥與生活垃圾清潔焚燒協同處置二期工程項目、長沙市城市固體廢棄物處理場灰渣填埋場工程項目、湖南軍信環保股份有限公司技術研發中心建設項目等建設及補充流動資金,擬分別使用募資12.47億元、3.93億元、7651.24萬元、7.36億元。擬使用募資補充流動資金的金額占比接近三分之一。

    大比例使用募資補充流動資金,似乎也印證了圈錢的嫌疑。

    長期高度依賴兩家客戶

    軍信環保的成長性存疑,因為公司幾乎是被兩家公司“養活”的。

    軍信環保原本主要從事市政污泥處理業務,2017年6月,公司收購控股股東軍信集團下屬的填埋項目、滲瀝液(污水)處理項目及浦湘生物(垃圾焚燒項目(一期)的運營主體)80%股權,業務范圍拓展至垃圾焚燒發電、滲瀝液(污水)處理和垃圾填埋。

    2016年,其營業收入為0.90億元,較上年略有增長,凈利潤為-0.02億元,出現小幅虧損。2017年開始,也就是在收購浦湘生物(軍信集團以增資形式注入)之后,軍信環保的經營業績出現了翻天覆地變化。2017年,其實現營業收入4.89億元、凈利潤1.72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40.99%、7195.73%。2018年至2020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8.41億元、9.96億元、11.01億元,同比增長185.51%、12.29%、10.59%。同期凈利潤分別為2.66億元、3.19億元、4.15億元,同比增長202.11%、5.63%、30.33%。

    不過,今年上半年,其凈利潤有下降跡象。數據顯示,其實現營業收入11.62億元、凈利潤為1.69億元。今年半年營業收入已經超過去年全年,而凈利潤僅為去年全年的40.72%。

    在招股書中,軍信環保談及其競爭優勢稱,公司是湖南省固廢處理領域的龍頭企業,占據了湖南省會長沙市六區一縣全部生活垃圾、大部分市政污泥和平江縣全部生活垃圾終端處理的市場份額,區域競爭優勢明顯。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也正因為如此,公司業務高度依賴長沙市。2018年至2020年,公司來自長沙市的營業收入占比分別高達98.60%、98.52%、98.65%,其他的營業收入來自長沙市鄰市岳陽市。

    不僅僅依賴長沙市,而且依賴長沙市城管局、國網湖南省電力公司兩家單位。2018年至2020年,軍信環保前五大客戶中,長沙市城管局穩居的第一大客戶,國網湖南省電力公司穩居第二大客戶。公司向長沙市城管局銷售收入分別為5.31億元、5.74億元、5.71億元,占比為63.05%、57.66%、51.87%,基本上撐起了軍信環保的業績半邊天。這三年,公司向國網湖南省電力公司銷售收入分別為2.96億元、4.05億元、5.03億元,占比為35.20%、40.63%、45.67%。

    由此可見,上述三年,軍信環保向這兩家公司銷售收入的占比合計分別為98.25%、98.29%、97.54%。

    針對軍信環保的營業收入結構,軍信環保已遭三輪問詢,重點涉及為降低客戶集中度過高采取了哪些措施等。

    數據打架真實性存疑

    高度依賴兩家公司的軍信環保,所披露的信息真實性也令人起疑。

    軍信環保招股書披露的部分數據與年報披露的數據存在打架現象,究竟誰對誰錯、誰真誰假,讓人難以判斷。

    就是上述兩大客戶,銷售金額也存在明顯差異。

    今年8月9日,更新后的招股書顯示,2019年,軍信環保向長沙市城管局銷售金額為5.74億元,而公司在新三板掛牌時發布的2019年度報告顯示,當年向長沙市城管局銷售的金額為6.32億元,二者相差0.58億元。

    同期,招股書顯示,公司向國網湖南省電力公司銷售金額為4.05億元,與2019年度報告披露的數據幾乎分文不差。

    2019年,招股書披露的軍信環保第三大客戶為平江縣城管局,公司向其銷售金額為1470.84萬元,但年報披露的前五大客戶中,并無平江縣城管局。年報披露的第三大客戶長沙匯洋環保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銷售金額151.08萬元,與招股書披露的第四大客戶相同,銷售金額也完全相同。但隨之的招股書披露的第五大客戶與年報披露的第四、五大客戶名稱、銷售金額均完全不同。

    同一年度,為何招股書與年報披露的前五大客戶及其銷售金額,有的大相徑庭,有的一模一樣。如果前五大客戶的銷售金額全部有所調整,或許可以理解,或許存在是否含稅等因素,但有的相差甚遠、有的絲毫不差,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實在讓人不解。

    不僅是2019年,2018年,軍信環保向長沙市城管局銷售的金額,招股書與年報披露的數據相差約2300萬元,向國網湖南省電力公司銷售的金額也相差約3200萬元。

    整體而言,招股書披露的數據小于年報披露的數據,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值得一提的是,軍信環保對2018年至2020年的會計差錯進行了更正,涉及BOT項目預計負債的確認、金融資產及無形資產確認、項目建設成本核算等多個方面。

    軍信環保還存在家族控制比例偏高、關聯關系復雜風險。

    目前,戴道國家族持股比高達92.35%,何英品家族持股比為6.22%。戴道國通過直接持股和控制軍信集團、湖南道信,控制軍信環保合計91.51%股份的表決權。戴敏、戴曉國、戴道存、冷昌府、冷培培等人均持有股份,這五人與實際控制人、董事長戴道國存在近親屬關系。

    在公司董監高成員中,副董事長何英品與董事GUAN QIONG HE(何冠瓊)為父女關系,公司監事徐惠思與其他核心人員李方志為夫妻關系,董事長戴道國為財務總監周重波配偶戴敏的姐夫。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