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o4mk7"><tr id="o4mk7"><u id="o4mk7"></u></tr></em>

  • <button id="o4mk7"><acronym id="o4mk7"><input id="o4mk7"></input></acronym></button>
    <dd id="o4mk7"></dd>

    <button id="o4mk7"><acronym id="o4mk7"></acronym></button>
    長江商報 > 天鵝到家三年虧18.2億市占率不足1%   最高抽傭30.7%服務投訴達1533例

    天鵝到家三年虧18.2億市占率不足1%   最高抽傭30.7%服務投訴達1533例

    2021-07-12 07:34:0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張璐

    伴隨著懶人經濟、銀發經濟等興起,家政服務也迎來了廣闊前景。

    近日,家庭服務平臺天鵝到家正式遞交招股書。招股書顯示,天鵝到家擬赴紐交所上市,股票代碼為“JIA”,主承銷商為摩根大通、瑞銀、中金公司,將沖刺“中國家庭服務平臺第一股”。

    據了解,天鵝到家是58同城分出的生活服務品牌。該公司以家庭服務為應用場景,涵蓋多個服務類別,包括保姆、月嫂、保潔、護士等通過平臺勞動者為用戶提供家庭服務。

    目前,天鵝到家已在業內獲得了一定程度的優勢。截至2021年3月31日,天鵝到家累計擁有超過1600萬注冊用戶,累計服務超過420萬用戶,有超過150萬注冊和認證勞動者。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天鵝到家整體依然在虧損之中。2018-2020年,公司凈虧損分別為5.91億元、6.16億元、6.14億元,三年累計虧損18.21億元。

    對此,有業內人士表示,家庭服務行業雖然市場龐大,卻一直存在諸多問題。比如,細分種類繁多,難以標準化且涉及服務人員是否合規。天鵝到家未來能否擺脫“燒錢”的局面,能否被資本市場認可,仍需時間觀察。

    燒錢換用戶,去年營收7億虧6億

    天眼查顯示,天鵝到家成立于2014年,曾用名為58到家,是58同城分出的生活服務品牌。其主要業務以家庭服務為核心場景展開,細分出保潔、月嫂、保姆、等多項家政服務。

    后來,出于垂直做家政的考量,58到家獨立儼然是大勢所趨,于是在2020年9月7日,更名“天鵝到家”,將自身定位為“全國領先的家庭服務平臺”。

    7月3日,天鵝到家向紐交所遞交IPO招股書,計劃以“JIA”為證券代碼在紐交所掛牌上市,計劃發行5.17億普通股,摩根大通、瑞銀集團和中金公司將擔任主承銷商。

    隨著招股書的公布,天鵝到家的“真容”終于展露。相比同行業來說,天鵝到家成績亮眼。截至2021年3月31日,天鵝到家已經是我國最大的一站式家庭服務平臺,累計擁有超過1600萬注冊用戶,累計服務超過420萬用戶,和超過150萬注冊和認證勞動者。

    根據招股書顯示,天鵝到家2020年GTV(總交易額)達到88.3億,這一數字是行業第二至五名總額的兩倍還多,獨角獸業態明顯。

    據艾瑞咨詢數據顯示,2020年家政服務行業市場規模約9090億元,預計到2025年增加到約2.12萬億元,家政服務作為本地生活服務板塊重要的一支,呈現供不應求的局勢,就發展潛力來說,家政服務行業成為巨頭必爭之地。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盡管市場規模巨大,但天鵝到家的市占率并不算高。截至2020年,天鵝到家在全國目標市場滲透率為8%,在自營29個城市目標市場滲透率為22.3%。然而其88.28億元的年總交易額不到市場總量的1%。

    此外,雖身處超萬億的生活服務市場,但天鵝到家仍然止不住虧損的缺口。招股書顯示,2018-2021年一季度,天鵝到家的營收分別為3.99億元、6.11億元、7.11億元、1.97億元,同期的凈虧損分別為5.91億元、6.16億元、6.14億元、1.44億元,2018年至今,累計虧損19.65億元。其中2018-2020年累計虧損18.21億元。

    虧損的背后,是天鵝到家還處于以高額的營銷費用換用戶增長的階段。根據招股書,天鵝到家的支出最高的是銷售和營銷費用。2018-2020年,公司營銷費支出分別為3.48億元、4.31億元、6.04億元,三年累計高達13.83億元。而且今年第一季度同比去年增長69%。

    然而困難的是,家庭服務行業的服務人員以及公司相對分布零散,難以實現規;蜆藴驶姆⻊阵w系,因此套用在互聯網產業中發展相對較慢。

    抽成超過30%,平臺投訴聲不斷

    據了解,天鵝到家的服務包含三大業務體系:通過平臺勞動者提供的保姆、保潔、月嫂等在內的家庭服務;以技能升級培訓為主的勞動者賦能;以及為行業參與者賦能的天鵝交易協作網絡,通過雙向服務用戶及勞動者,同時賦能其他行業參與者,與全行業共謀發展。

    而天鵝到家近9成的收入來自“天鵝家庭服務”,行業參與者的解決方案只占9.1%,其他收入僅占2.9%。也就是說公司的收入主要來自于保姆、月嫂和小時工等的平臺抽傭。

    招股書顯示,天鵝到家的最高抽成為30.7%,對月嫂、保姆和保潔抽傭比例各不相同。

    2020年,該平臺上月嫂平均每次服務收入1.25萬元,今年則漲至1.35萬元。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抽成分別為30.7%和30.5%,也就是說,月嫂每完成一單,天鵝到家平臺要從中拿走超過3成的收入。另外,保姆每3個月的服務費用從去年的4.57萬元,漲至今年的4.82萬元,平臺對保姆每次抽傭9.6%。對非住家保潔的抽傭比例在16%-17%左右。

    較高的抽成,無疑間接推動了市場的價格,引來消費用戶的諸多不滿。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在黑貓投訴平臺上,關于天鵝到家的投訴隨處可見,目前為止,投訴量高達1533例,消費者多投訴于“天鵝到家欺騙客戶中介費”、“虛假宣傳以及保姆服務不到位”以及“延遲退款”、“霸王條款”等等。

    除此之外,眾所周知,和外賣行業類似,家政行業的權益保障并不健全,很多家政企業不會給服務提供者上保險繳社保。在天貓投訴平臺上,有不少投訴是關于天鵝到家對員工不足額繳納社保公積金的的事例,迄今客服仍未答復。

    天鵝到家也在招股書中透露,公司已計提“五險一金”費用,但未按中國法律要求足額繳納員工的社會保險和住房公積金。未來如果按勞動法執行,則公司面臨員工成本增加的風險。

    公司坦誠,如果平臺上服務提供者被監管當局認定為公司的雇員,并要求公司需要補繳,或認定公司應受到滯納罰金、罰款或其他法律制裁時,這些應計費用和繳款將大大增加,同時公司的業務、財務狀況和經營成果可能受到不利影響。

    對于勞動者專業水平及服務質量問題以及上市后的計劃,上周,長江商報記者向天鵝到家公司發送采訪函,截至發稿,對方未回復。

    總體來看,家政服務行業雖無超級平臺,但是在細分賽道上更加垂直的平臺不可謂不多。有家庭保潔型的e家潔、C2C直營型的阿姨幫、O2O平臺型的小馬管家、B2B2C平臺型的云家政等等。

    外憂內困下,如何破局?在產業時評人張書樂看來,“家政服務本身是一個很難標準化的領域,這使得非標準件式的O2O難免出現消費者在體驗上的極大差異性。同時家政服務整體缺少體驗上的升級,未來真正要大發展,需要在線平臺通過長尾能夠讓過去傳統家政業務所無法達成的姿勢變成現實!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