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o4mk7"><tr id="o4mk7"><u id="o4mk7"></u></tr></em>

  • <button id="o4mk7"><acronym id="o4mk7"><input id="o4mk7"></input></acronym></button>
    <dd id="o4mk7"></dd>

    <button id="o4mk7"><acronym id="o4mk7"></acronym></button>
    長江商報 > 鵬欣系資本運作多數告敗   姜照柏實控3家公司扣非連虧

    鵬欣系資本運作多數告敗   姜照柏實控3家公司扣非連虧

    2021-06-21 07:25:07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豪擲33.92億元買20.05萬頭肉種牛,鵬欣系迎來質疑無數。

        6月14日晚,鵬欣系旗下公司鵬都農牧(002505.SZ)發布公告,擬出資33.92億元購買約20.05萬頭肉牛.

        消息一出,市場炸開了鍋。養豬起家的鵬都農牧改道養牛,此前還曾養羊。此前,公司種種運作、布局幾乎均未達到預期。

        這一次,原本囊中羞澀的鵬都農牧拿什么去買回這么多牛?

        鵬欣系由姜照柏建立。2008年起,原本專注地產的姜照柏玩起了資本運作,先后涉足礦產實業、現代農業、自來水、投資等領域,相繼將A股公司大康農業(現更名為鵬都農牧)、國中水務、鵬欣資源及H股公司潤中國際控股收入囊中,形成資本市場上的鵬欣系。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鵬欣系成型后,姜照柏頻頻推動資本運作。目前來看,這些運作多以失敗告終,至少是遠未達到預期。

        或許因為資本運作效果不理想,鵬欣系公司經營業績整體不佳。近三年,包括鵬都農牧、國中水務、潤中國際控股在內的三家公司,其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均是連續三年虧損,經營業績一片慘淡。

        鵬欣系的問題到底出在哪兒?

        養豬養羊到養牛一路受質疑

        鵬都農牧是鵬欣系的重要平臺,姜照柏借助這一平臺頻頻進行運作,并因此收獲一路質疑。

        鵬都農牧的前身是大康農業,2010年在中小板上市,上市時,公司以養豬為主業,但經營業績不佳,2012年,陷入上市后的首次虧損。上市初期幾年,營業收入在數億元徘徊。

        2014年,是大康農業的歷史性轉折點。這一年,公司通過向鵬欣系定向發行股份募資50億元,鵬欣集團借此成為公司控股股東,姜照柏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入主鵬都農牧后,姜照柏做的第一件大事是調整戰略規劃,原有的養豬業務逐漸萎縮,2016年7月,更是將養殖業務委托給第三方管理。與此同時,公司改而養羊,主營主業務由養豬變為肉羊的養殖和銷售、牛肉的貿易分銷、乳制品貿易銷售以及大宗商品貿易。

        大宗商品貿易倒是推動了鵬都農牧營業收入快速增長,但毛利率偏低,基本上不賺錢。

        此外,鵬都農牧頻頻并購。2016年7月,鵬都農牧收購鵬欣集團子公司安源乳業100%股權,取得了位于新西蘭的克拉法牧場,收購金額為7億元。當年,公司還耗資2億美元通過鵬欣集團境外子公司完成對巴西糧食貿易商Fiagril Ltda公司的收購工作。2017年,公司再次斥資2.53億美元完成了對巴西糧食貿易商Belagrícola公司收購。

        這三筆收購,耗資高達40億元。這些收購推動了鵬都農牧營業收入快速增長。2014年大康農業營業收入5.85億元,2015年達38.67億元。2016年、2017年,其實現營業收入62.23億元、123.78億元,均為高速增長。2018年至2020年,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33.95億元、134.88億元、134.46億元,這三年基本上在原地踏步。與之對應的凈利潤持續出現微利狀態。

        大肆并購經營業績不佳,市場質疑,鵬都農牧大搞關聯交易,且標的質量不高。如標的Fiagril Ltda,截至2015年底,其應收賬款高達15.42億元,有息負債高達14.47億元,2014年、2015年連續虧損。

        2017年底,公司賬面商譽為12.60億元。2018年,受標的業績爽約影響,計提商譽減值5.82億元,使得當虧損金額達6.85億元。

        這一次,鵬都農牧準備養牛。

        根據公告,公司擬出資33.92億元向北京雄特牧業有限公司(簡稱“北京雄特”)簽訂《進口?蚣軈f議》,計劃向北京雄特采購進口肉種牛20.05萬頭(數量允許上下浮動15%)。

        按理說,國內牛肉市場存在缺口,布局養牛業務是一項好生意,但市場質疑鵬都農牧在忽悠,因為,公司沒有錢。

        其實,早在2020年,鵬都農牧就盯上了養牛。當年,公司完成定增募資16億元,擬將8.3億資金投入到“緬甸50萬噸肉牛養殖項目”,2.2億用來發展“瑞麗市肉牛產業基地建設項目”,另外5.43億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目前來看,牛肉項目進展得并不太順利。瑞麗肉牛產業基地一期項目已經建成,緬甸項目受疫情以及政治局勢影響,進度遠低于預期。

        此次進口肉牛,公司賬面貨幣資金13.17億(含尚未使用的募資以及受限的資金),短期債務合計達27億,現有貨幣資金還債都不夠,要想在半年籌集到33.92億元資金去進口牛,難度不是一般大。

        從養豬、養羊到養牛,鵬都農牧不斷轉型。本次養牛能夠成功備受質疑,此前的養豬、養羊,至少是從目前來看,均是失敗的。

        三家公司扣非凈利全部虧損

        起家于地產的姜照柏,長袖善舞,但可能不會經營,鵬欣系三家公司經營均很慘淡。

        生于1963年的姜照柏,1990年涉足房地產,并賺到人生第一桶金,此后專注上海地產開發,先后以BT方式投資了上海長途汽車客運總站和南匯體育中心。但姜照柏似乎并不滿足于地產領域,在其并不熟悉的投資領域,他也做得風生水起,被市場稱之為長袖善舞。

        2008年12月,鵬欣集團收購中科合臣(現為鵬欣資源)控股股東合臣化學70%股權,間接控制中科合臣34.24%股份,進入礦產資源領域。四年后,鵬欣集團以2.41億港元認購國中水務間接控股股東國中控股的配售股7.09億股。2013年7月,鵬欣集團收購國中控股16.99%股權。同年7月,出資50億元參與大康農業增,鵬欣集團成功入主大康農業,而這50億元用于大康農業牛羊雞奶粉業務。

        短短幾年,通過定增、受讓股權等資本運作,姜照柏將鵬欣資源、鵬都農牧、國中水務、潤中國際控股(H股上市)四家上市公司收入囊中,形成鵬欣系。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姜照柏在運作時,頗似當年德隆系資本運作手法,質押、套現、并購、再質押,滾動前行。

        “打江山不易,守江山更難!”姜照柏打造了自己的鵬欣系,但近10年過去了,鵬欣系并沒有不斷發展壯大,反而有搖搖欲墜之感。

        姜照柏頻頻推動鵬都農牧并購重組,涉足牛羊、奶粉、大宗商品貿易。

        國中水務,最近兩年,試圖通過外延式并購擴大環保業務版圖,但這條路走得很不順。公告顯示,公司相繼籌劃收購潔昊環保56.64%股權、仁新科技52.53%股權,均無果而終。

        鵬欣資源,近兩年募資也較頻繁。2018年,公司拋出不超過15億元的公司債券募資方案,用于償還銀行貸款及補充營運資金。2019年,公司又推出35億元的配股募資方案,所募資金用于南非奧尼金礦生產建設項目、剛果(金)希圖魯銅礦銅鈷生產線技改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最終,這兩份募資方案均終止。

        資本運作頻頻失敗,鵬欣系幾家公司經營業績頗為難看。

        年報顯示,2020年,鵬都農牧實現營業收入134.46億元,同比下降0.3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為0.18億元,同比下降70.21%,但扣非凈利潤為-0.35億元,同比下降5.43%。

        實際上,2012年至2020年的9年,公司扣非凈利潤持續虧損。其中,姜照柏入主后的2014年至2020年的7年,虧損程度加劇,2017年、2018年,分別虧損2.16億元、8.31億元。

        國中水務經營業績同樣不佳。2020年,國中水務實現營業收入3.79億元,同比下降29.51%,凈利潤0.31億元,同比增長54.72%,但扣非凈利潤為虧損0.27億元。

        不僅是2020年的扣非凈利潤為虧損,2018年、2019年同樣為虧損,已經連虧三年。

        H股上市公司潤中國際控股經營最糟糕。2020年度,潤中國際控股扣非凈利潤為虧損2.25億元。算上2020年,其扣非凈利潤已經連續虧損19年。二級市場上,今年6月18日,其股價為0.182港元/股,2011年10月開始淪為仙股至今。

        綜上,鵬欣系中的三家上市公司,扣非凈利潤均連續虧損超3年。

        經營狀況最好的鵬欣資源,姜照柏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其36.28%股權,但這些股權長期被高比例質押。今年5月31日、6月1日解除部分質押后,股權質押率仍達78.69%。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