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o4mk7"><tr id="o4mk7"><u id="o4mk7"></u></tr></em>

  • <button id="o4mk7"><acronym id="o4mk7"><input id="o4mk7"></input></acronym></button>
    <dd id="o4mk7"></dd>

    <button id="o4mk7"><acronym id="o4mk7"></acronym></button>
    長江商報 > 愛優騰齊懟短視頻平臺侵權   長視頻陷盈利困局行業亟待重構規范

    愛優騰齊懟短視頻平臺侵權   長視頻陷盈利困局行業亟待重構規范

    2021-06-07 07:01:02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難,長視頻行業太難了。這個行業是有盈利的企業,但我們三家(優酷、愛奇藝、騰訊)什么時候能盈利?按照現在的生存環境,盈利指日可待那是癡心妄想!苯,在第九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阿里大文娛總裁、優酷總裁樊路遠一語道破長視頻發展現狀。

    或許是揭開傷疤之痛,讓同行業也感同身受。這次的視聽大會上,愛優騰罕見的團結一致,大吐苦水,矛頭直指短視頻平臺。愛奇藝創始人、首席執行官龔宇炮轟“二創”視頻是“軟盜版”,騰訊副總裁、騰訊在線視頻首席執行官孫忠懷甚至直接將低智洗腦短視頻斥責為“豬食”。

    短視頻對長視頻的沖擊有多大?盈利究竟難在哪?

    現狀堪憂愛優騰統一戰線

    4年前的網絡視聽大會,經歷過長視頻行業的洗牌,背靠BAT的愛優騰是最風光的大哥。

    可如今,樊路遠說:“我們的影響力真的已經非常小了,現在,按市值排序,B站目前是大哥,市值是愛優騰難兄難弟之和的七折!

    背靠阿里的優酷,曾經在和土豆合并后,一度占據中國視頻市場80%的份額,但如今視頻江湖格局已變,愛奇藝、騰訊視頻已超越優酷,芒果TV等大有后來居上的態勢,根據易觀千帆統計的數據,在2021年4月,優酷視頻的活躍用戶數為2.31億,遠低于愛奇藝的6.06億和騰訊視頻的5.6億,略高于芒果TV的1.77億。

    而騰訊視頻和愛奇藝雖然在熬了多年之后終于成了行業老大和老二,卻在短視頻沖擊下,用戶增速明顯放緩。比如,原本要付費看全程的NBA球賽,最精彩的進球瞬間被剪輯放在短視頻平臺上,人們就只看那幾秒鐘。

    更大的問題在于,長視頻始終難以邁過盈利門檻。作為長視頻三巨頭唯一一家獨立上市的公司,愛奇藝常年虧損已是業內熟知的事,2020年全年,公司總營收為297億元,相比前一年同期的290億元同比增長2%;凈虧損70億元,虧損同比收窄。

    優酷和騰訊也好不到哪兒去,根據阿里巴巴集團發布財報,數字媒體及娛樂部分2021財年的經調整EBITA(息稅前利潤)為虧損61.18億,而2020財年為虧損人民幣114.46億,虧損收窄在財報中解釋的原因為,主要由于優酷的虧損減少以及線上游戲業務的貢獻增加。騰訊視頻2019年營運虧損控制在30億元以下,2020加大了綜藝、版權投入,依然掙扎在巨虧泥潭中。

    與之相對應的是,短視頻平臺抖音快手的MAU(月活用戶)在瘋狂增長,翻了快兩倍,疫情期間有非常明顯的拉升。B站2021年第一季度營收達39.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8%,再度超出市場預期,月均付費用戶數達到2050萬人,實現了同比53%的增長。

    看到短視頻迅猛的發展態勢,愛優騰心里叫苦,開始聯合抨擊短視頻行業侵權現象嚴重。

    愛奇藝負責人龔宇表示:“我們大概算了一下,分段式的盜版短視頻播出總時長,和長視頻行業播出的時長已經基本是同一個量級的了,然而付出的成本可能相差10倍甚至20倍!饼徲畋硎,對平臺來說,作品的制作成本是每分鐘幾萬、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但對于盜版來說,成本卻十分低廉。

    騰訊副總裁孫忠懷稱部分低智低俗短視頻內容長期影響用戶心智,對于短視頻平臺的算法推薦機制,他更直言其是給喜歡“豬食”的用戶推薦更多“豬食”。阿里文娛總裁兼優酷總裁樊路遠更是感慨,太難了!坐在臺下的龔宇和孫忠懷,齊齊點頭。

    長視頻盈利模式弊端凸顯

    一番言論,將愛優騰與短視頻之間劍拔弩張之勢呈現在大眾眼前,同時也讓公眾看到了長視頻自身的焦慮。

    用戶增長慢、盈利難,真的是因為受短視頻沖擊嗎?艾媒咨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在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短視頻對長視頻的影響還是挺大,尤其是短視頻剪輯功能,會對長視頻造成分流影響,以西瓜視頻為例,通過短視頻吸引用戶轉化為西瓜長視頻用戶,但西瓜長視頻不收費,對愛優騰會員模式會有很大影響,也吸走了長視頻的廣告客戶。但同時,短視頻對長視頻有引流作用,尤其是影視劇方面,短視頻會把精華的某一段放出來,引起網民產生興趣,從而成為這個影視劇的忠誠用戶,也可能轉化為愛優騰的用戶!

    透過這個現象看背后可以看到,長視頻盈利難題,還是因為自身模式痛點。長視頻在草莽發展階段時,為了搶奪用戶大手筆搶獨家版權,拉高了獲取版權成本;進入飯圈經濟時代,為了拉攏粉絲經濟效應,請來多個流量明星押注爆款綜藝,整體采購成本始終居高不下。

    然而到了商業化之際,卻又出現用戶和客戶之間的供需矛盾。長視頻盈利模式靠增值服務比如會員搶先看,代理頁游、手游,賽事競猜,頁面廣告,還有一些IP獨家買入等等。但付費會員的服務之一就是跳過廣告,二者本身不兼容。

    為了提升廣告業務價值,長視頻將廣告植入到劇集中,導致劇情質量一言難盡。更糟糕的是,平臺方在采購劇集時會提前約好,一共多少集,一集多少錢,交片的時候少一集,可能就少幾百萬。所以每個制片團隊盡可能把內容撐長,導致現在內容上原本20集就可以完結的劇硬是注水到30集甚至更多,徒增平臺用戶反感。孫忠懷也坦言,“現在長視頻內容注水越來越嚴重,每個制片團隊為了賺錢,盡可能把內容撐長。用戶沒耐心看,倍速觀看的用戶比例逐年攀升!

    用戶不待見的直接結果,就是長視頻會員增長明顯乏力。張毅指出,“會員這波紅利已經基本見頂,從財報來看,愛奇藝是這樣子,騰訊視頻和優酷恐怕也不會好到哪里去,甚至會更差”。

    “這樣一個背景下,原來以為可以抓住稻草的會員模式,現在看來距離盈利還是遙遙無期,廣告模式又在逐步被弱化,兩大主流盈利模式前景著實堪憂!睆堃阏f。

    試聽行業亟待重構規范和規則

    那么,如何去破局?

    愛優騰曾嘗試想做短視頻,騰訊視頻曾先后推出過短視頻產品“速看視頻”、“yoo視頻”;愛奇藝在主APP上開辟了“愛奇藝號”自制短視頻內容區,還上線了主打短視頻的“愛奇藝隨刻版”;優酷也在發布短劇短綜招募令,加入了短視頻賽道。

    但結果并不如意。原因在于,長短視頻之間的差異,在外界看來是形態上的,從根本上看,兩者的差異是產品模式與變現模式上的巨大分野。長視頻的本質是“內容生意”,片庫的豐富度、內容的新穎度、爆款內容的持續輸出決定了一家公司的實力。這里面有大量的前期投入,而內容能否成功,又很難提前判斷。

    短視頻的本質則是“流量生意”,推薦算法、內容生態成為短視頻的核心的競爭力,大量的創作者自發創作內容,才是短視頻有源源不斷用戶加入的核心。而在積累了流量之后,平臺就可以快速通過廣告來變現,之后還可以通過為創作者提供工具、渠道、生意來從中抽成。二者之間隔山差水,這個如意算盤不好打。

    實際上,愛優騰這么多年沒盈利,其本質出在“流量+燒錢”的模式難以適合需要精耕細作的內容平臺。在十幾年前,優酷土豆也因版權方一直在打官司,最終熬垮了紅極一時的幾家平臺,留下來的愛優騰還是無法得到用戶的擁戴,更難以實現合理的流量與用戶變現,無法企及公司的盈虧平衡與有效盈利。

    龔宇這次提出了更值得深思的問題,現在的影視工業流程出了問題,飯圈惡習、天價片酬等桎梏積重難改,亟待重構網絡視聽產業的規范和規則,根除無序、消耗式的競爭現狀。

    張毅對此也提出了想法:“像B站、西瓜等,都是在嘗試新的純市場化的模式變革才有今天的成就,長視頻要取得突破,固有模式還不夠,還需要從新的思路和突破性的思路中去找到答案!

    ●長江商報記者 陳妮希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