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o4mk7"><tr id="o4mk7"><u id="o4mk7"></u></tr></em>

  • <button id="o4mk7"><acronym id="o4mk7"><input id="o4mk7"></input></acronym></button>
    <dd id="o4mk7"></dd>

    <button id="o4mk7"><acronym id="o4mk7"></acronym></button>
    長江商報 > 中國金茂“地王”后遺癥3000億負債懸頂   出售資產回籠資金超70億轉戰三四線城市

    中國金茂“地王”后遺癥3000億負債懸頂   出售資產回籠資金超70億轉戰三四線城市

    2021-03-22 07:44:4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凈利腰斬、3000億負債壓頂,中國金茂(00817.HK)正出售資產、急擴融資解壓。

    2020年,中國金茂銷售額保持高增長,累計取得簽約銷售金額2311億元,同比增長43.71%。全年目標完成度達116%。然而,其預計2020年全年盈利下降約40%-50%。

    中國金茂稱,凈利下滑主要是因房地產市場調控等因素,導致開發項目售價不及預期,需計提資產減值。去年,其銷售均價降至2.05萬元/平方米,“以價換量”的問題顯現。

    這或是中國金茂過去大力承接“地王”項目的后遺癥。

    并且,在過去高價拿地下,金茂負債高企,截至2020年6月30日,總負債達2980.27億元,按近年超20%的增幅速度,目前其總負債或已超3000億元。并且,中國金茂可能存在不少表外負債和“明股實債”的項目。

    負債高壓下,甩賣項目是回籠資金最快的方式。長江商報記者粗略統計發現,2020年至今,中國金茂已經轉讓了上十個項目股權,回籠資金超過70億。

    銷售額與凈利倒掛

    作為房企黑馬,近幾年,中國金茂簽約銷售額實現爆發式增長,從2015年的301.02億元迅速增至2019年的1608.07億元。2020年,中國金茂累計實現簽約銷售金額2311億元,繼續同比高增43.7%。

    據悉,2020年,金茂的銷售目標為2000億元。按此計算,其2020年全年目標完成度達116%。

    然而,與銷售數據走勢相反,凈利潤出現腰斬。近日,中國金茂突發業績預警,預計2020年全年盈利下降約40%-50%。消息一出,次日金茂大跌16.54%,盤中觸及歷史新低。

    中國金茂將利潤大幅下滑的原因歸于房地產市場調控。金茂稱,項目售價不及預期,導致其對發展中物業、持作出售物業計提了大筆減值。如果不計提資產減值損失,2020年度凈利同比增幅在40%-50%之間。這意味著,金茂計提的減值規模約在50、60億之間,幾乎與上年度凈利持平。

    事實上,中國金茂的利潤下滑早就有跡可循,2016年到2019年,其凈利潤分別為25.36億元、39.78億元、52.11億元、64.52億元,增速分別為-16.75%、56.88%、31.00%、23.82%,在2017年限價調控政策出臺之后凈利增速放緩明顯。

    2020年前三季度,金茂實現營收167.43億元,同比增長27.45%;但當期毛利率為22.47%,同比減少18.22個百分點;同期凈利潤29.49億元,僅同比增長4.57%。

    中國城市房地產研究院院長謝逸楓對長江商報記者表示,金茂利潤下滑跟整體拿地價過高有一定關聯,另外與融資貸款利潤上升,開發整體成本過高,限價政策導致房屋銷售價格有所下降也有關系。

    銷售均價下滑,出售解套“地王”

    利潤下滑背后,中國金茂的銷售均價在持續下降。

    根據中國金茂2020業績預告數據估算,其銷售均價為2.05萬元/平方米,同比下滑4.65%。2018年、2019年的平均銷售價格分別為2.55萬元/平方米、2.15萬元/平方米,銷售均價持續下降。

    一向走高端路線的金茂早年在一二線城市高價拿下多地塊,由此被稱為“地王收割機”,為了快速進入某個城市不惜高價拿地,金茂未周全考慮政府限價風險。

    隨著2017年限價令調控政策的發布,這些“地王”無法入市,只有通過出售“解套”。2017年和2018年,金茂數個項目都曾虧本銷售。2017年9月,金茂以29450.7元/平方米的樓面價競得廈門翔安2017XP08地塊,當時周邊樓盤均價只有29000元/平方米,而到2018年翔安金茂悅入市,售價僅為29000元/平方米。

    隨著近年來樓市調控不斷加碼,在限價政策的影響下,金茂的傳統模式受到挑戰,開始改變節奏。

    從2019年起金茂頻繁出售其位于京滬等一線核心城市的項目,同時換倉到粵港澳大灣區及二、三線城市,試圖通過土地的置換來換得利潤空間。

    最近兩年,金茂拿地速度明顯放緩。2015年到2018年,金茂當年新增土儲分別為182萬、285萬、932萬與2264萬平方米,2019年新增土儲降至1390萬平方米,2020年上半年新增土儲進一步降至583萬平方米。

    2020年,金茂開始下沉到三四線城市高溢價拿地。2020年8月,金茂以48.95%的溢價,6851元/平方米的價格拿下南昌一宗土地,周邊二手房的均價僅1萬出頭。12月,金茂再次以38.46%的溢價率,7140元/平方米的價格拿下臺州的一塊宅地,而附近二手房的價格僅為8000元/平米。

    債務壓頂,轉讓資產“回血”

    當前,房地產金融監管力度持續強化,去年8月份,央行設置“三道紅線”分檔設定房企有息負債的增速閾值,并壓降融資類信托規模,倒逼房企去杠桿、降負債。

    根據公開的財務數據,截至2020年上半年,不計算近200億元永續債,中國金茂剔除預收款后的資產負債率為66.64%、凈負債率為76.6%、現金短債比為0.6,踩中一道“紅線”。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金茂近年財報發現,2016-2019年,其總負債分別為1111.60億、1556.01億、1933.73億、2424.47億,平均增速超過20%,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總負債達到2980.27億。按近年超20%的增幅速度,目前其總負債或已遠超3000億。

    令市場關注的是,中國金茂還有許多表外負債,2020年上半年或有一半以上銷售額來自未并表的項目,這些項目背后,可能藏有巨額債務。此外,可能存在大量“明股實債”的項目。從2017年起,金茂的少數股東權益占比快速增大,當年已超過50%,但同期少數股東的凈利潤占比卻不足1/5。

    面對現金流不佳、效益下滑、地王項目入市難等一系列難題,過去兩年,中國金茂通過加速銷售、減少土儲、增發等方式降低杠桿,轉讓資產“回血”。

    長江商報記者粗略統計發現,2020年至今,中國金茂已經轉讓了上十個項目股權,回籠資金超過70億。

    謝逸楓指出,金茂持續加杠桿可能會帶來現金壓力、信用違約,債務崩盤等風險,最大可能會導致項目或資產變賣,這些情況可能會影響后續規模擴張的計劃。降負債降杠桿的最好方法是獲得更多的融資貸款,其次是加快銷售回款,分拆一些其他產業上市擴展融資渠道。

    目前,金茂正在擴充融資。今年1月,其與平安集團簽訂貸款框架協議。根據協議,每筆貸款的實際利率以同期銀行間同業拆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上下50%范圍內浮動。這意味著,平安可以給金茂提供成本遠低于銀行貸款的借款。

    此外,從監管明顯趨嚴的2020年下半年起,金茂在公開市場上的融資主要通過發行資產專項計劃項目進行。相比傳統的債券融資,通過資產專項計劃可以有更長的還款期限。今年1月21日,金茂發行的“金茂華福-申萬-金茂商業卓越1號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總規模11.18億元,債券期限達到24年。

    中國金茂對公司的長期發展保持樂觀。公司管理層在2020年半年報業績會上曾表示,公司2021年、2022年會保持強勁的增長動力,2021年實現2500億元、2022年實現3000億元的簽約目標。

    視覺中國圖

    ●長江商報記者 趙潔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